微信医生真医生照片做头像看病

2017-10-24 15:47

  近日,多位市民反映称,自己朋友圈里多了一批“微信医生”,仅通过微信聊天就可以看病、开药,治疗范围涉及静脉曲张、脱发等多类疾病。与此同时,有正规医院医生发现自己的照片被“微信医生”。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,“微信医生”是否具备职业资格难以证明。专家表示,远程看病不现实。市卫计委称,“微信医生”监管困难,不要相信。

  最近,就职于市和睦家医院皮肤科的袁医生遇到了一件让她十分的事情,自己的照片被他人了。对方将袁医生身穿白大褂的照片设为微信头像后,打着专治“静脉曲张”的旗号,在网上为患者看病、开药。

  袁医生介绍说,不久前有患者向自己反映称,一个名为“中医除静脉曲张”的微信账号疑似打着袁医生的名号为大家看病诊治。袁医生添加该微信号后发现,对方所使用的头像恰好是自己在医院拍摄的身穿白大褂的工作照,此前曾被自己用作微博头像。一番交涉后,对方答应撤掉袁医生的照片,但却迟迟没有行动,后来还索性将袁医生拉入中。

  今年1月,北青报记者添加了该账号作为好友,发现对方仍使用袁珊医生的照片作为头像。好友申请通过后,对方很快询问说,“是否需要治疗静脉曲张”,并要求告知性别、年龄、发现时间以及发病部位照片等信息。北青报记者将一张网络图片发给对方后,对方回复称“患者”已经是“重度凸起”了,已发生“静脉膜受损引起血液逆流”现象,想要治好,就需要从他那里配置一个疗程45天,总价为995元的外用泡脚的中药粉,作用是“修复受损的静脉瓣膜,改善微循环,让血液正常流向心脏,恢复正常”。

  该“医生”自称是一名经验丰富的中医,有执业医师执照,经他手诊治的患者大多会在使用“药粉”治疗一疗程之后见效甚至恢复。

  随后,北青报记者向这名“医生”表示,希望可以带家中患者去其坐诊的医院现场拜访。该“医生”提供了一个位于安徽省合肥市亳州的地址,并回复称,“不是大医院,就是小诊所,没名字”。北青报记者查询发现,这名“医生”所给地址是一个有多家商铺登记的二层白楼,地图中并未显示这个地址上有任何诊所或药店存在。

  曾接受过“微信医生”治疗的小吴介绍说,自己曾经在网友推荐后添加了一位自称能治疗脱发的中医,这名“医生”告诉小吴,只要用他配制的药洗头就能治疗脱发,所用药物都是由“名贵中药”配成,效果很好。但是小吴使用了三个多月也未见成效,之后小吴便不再相信这名“医生”,终止了“治疗”。小吴告诉北青报记者,准备放弃治疗前,他曾经对这名“医生”的身份产生质疑,询问过这名医生的名字和就职单位,结果这名“医生”只向小吴透露了他的姓氏和一个模糊的就职地址。

  北青报记者搜索发现,类似的“微信医生”并不在少数,除了静脉曲张、脱发等,还涉及男科、月经不调、整容等多个领域。此前曾有报道称,大学生王某通过微信结识一名整容医生,对方主动提供“上门服务”,在宾馆为小王做了双眼皮手术,后手术失败,小王发现自己被医生拉入。

  北青报记者调查发现,部分“微信医生”的微信号开头都是同一组英文字母,北青报记者随机对500个以该字母组开头的微信号码进行统计,发现,其中约100个微信账号与“微信医生”有关。

  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针灸科副主任医师张章表示,现在虽然有很多手机APP、微信、微博等软件、网站会跟正规的医生签约,但是,大多在提供这种线上医疗咨询服务的网站上,医生也只是给患者提供健康咨询,答疑解惑,而不是真的“看诊”。如果在线上咨询时,医生觉得患者所描述的情况存在患病的可能,那么,医生会患者到医院去就诊,而不是在线诊治、开药。而且,取得医生执业资格证的医生,是不允许在非注册地外的地方对他人进行诊疗、开药的。

  张章医师介绍说,真正的医生,无论是中医还是西医,都不存在像“微信医生”所说的那样,只通过照片和患者的描述就能给患者看病、做诊断的可能,“这种远程看病的方式是不现实的,别说开药,看病都不行。”

  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的工作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,所有注册执业医生必须有执业地点,而这些“微信医生”的身份是很难通过简单的微信聊天来确认是否是真的医生,还是根本没有执业资格的“医生”。

  卫计委的工作人员表示,“微信医生”的行医监管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,有些“微信医生”根本不会透露所在地的地址,甚至干脆没有坐诊地。而卫生监督部门只能在知道具体地址的情况下才能进行干预。患者或患者家属如果发现了有问题的“微信医生”,可以向卫计委和相关部门进行举报,举报后卫计委和相关部门会核实是否存在非法行医或者其他问题。如在与“微信医生”交谈时发现,“微信医生”在诊疗、宣传时有夸大行为时,可以向工商部门反映。对于已经在这类“微信医生”处购买过药品,并发现上当,可以向当地门报警。

  卫计委工作人员,不要相信“微信医生”,正规的医生不会通过微信给病人看病开药。